黑色的渡渡鸟

暴躁的渣文手

是智障高中鸽子的随记

我啊最喜欢伪酱了。
作为主播,被那么多人看着,压力一定很大吧……不过伪酱一直是好多好多人的光芒……
我其实是个相当自卑的人,属于只能天天傻笑着来应对伤害的那种,伪酱的温柔和强大一直是我的动力和良药。
虚伪先生,你是我的救赎。
以前压力大的时候我自残过,把手臂划的一条一条的全是疤痕,藏着掖着,提心吊胆的一边疼一边害怕被发现再一边后悔。那时候基本都是斥责我的人,我知道他们为我好,但需要的不是这个。
后来暑假就有时间窥屏伪酱啦!那段时间伪酱压力很大的好像,排位不是那么顺心,但是他一直好努力啊,傻乎乎的笑着,还在安慰弹幕们,关心粉丝,害怕大家为他难过。那么体贴温柔,会和粉丝们说晚安的,会安慰我们的人,技术漂亮的,为人处世善良正确带点年轻的执着的人值得大家最好的喜欢。当时就有点矫情的鼻子酸酸的,看看自己爪子,抱着作业本嚎了半天。想着还要继续看他呢!就放弃自我伤害啦。小刀刀就光荣退休啦!
可能难以置信吧,但是是虚伪先生把我从重度抑郁症边缘拉回来的,没有那段对大家的欢笑和温柔的时光,我可能会非常非常糟糕吧。
所以,真的谢谢虚伪先生,你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默默拉了一个要掉下悬崖的小透明一把,让她重新有了勇气前行。
伪酱是我唯一关注的主播,我不在名声鹊起时而来,也永远不会离开。最棒的虚伪先生也会越来越好的!因为你是万千星辉
是海里鲸鱼温柔的骨骼。
一直一直,最喜欢你啦!
ps.学生党的生活费真的几乎没有啊ヘ(;´Д`ヘ)所以我的贡献真的少之又少,就指望赶紧高考完打工家教来赚竹子啦

【all言】洛叔的点文处

占TAG致歉
终于考完中考啦,期待好结果的同时想和李先生好好交流♂的我想努力产粮回报社会。
文笔不好但是大家提出的梗会在思考后好好写的(๑•̀ㅂ•́)و✧
请尽情用脑洞砸死我吧。

悄悄说一句
这里写清水多,目前自己脑内有孕期甜甜和先婚后爱梗 

【ALL言】极夜将至

想看狡诈的李先生。
想想看,在商战上抬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李先生,精明到在短短几年内建立金融帝国的李先生,偶尔在恋人面前露出点小小的狡黠与可爱的得意模样。
比如说,对许先生,就在他说出,下次见面就是敌人的时候,挑着眉有点不屑的哼一声,眸子里写满戏谑与爱恋,让后恶狠狠咬破教授的嘴唇,看着ARES一点点崩坏,露出他吃惊的,温柔的许教授,然后再装作不在意的撤回来,挑衅的抹去唇角的银丝说:我拭目以待。
比如对学长,在一直强悍干练的特警先生因为失控而大声嘶吼出离他远点的时候,李先生一步步慢慢走过去,面部平静,毫不在意被风撕裂的伤口,然后欣赏着白先生为了保护他用尽全力终于重新将风遏制,找回特警先生的力量时欣喜而心疼的表情。李先生就蹲下来轻轻吻他额头说:你做的很好,你看,这不就守住了我。 笑的眉眼弯弯的,像极了后山的小狐狸,自信而勇敢。
再比如说,对大明星先生,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内疚操控了他,低下头,连尾巴也甩不动的小奶狗,从抽屉里掏出他自己做的焦糖布丁,法式千层,巧克力熔岩蛋糕……再一口一口,当着周先生的面全部吃掉,一口都不留。最后噙着笑看着更委屈的人,突然来个法式风味的吻,说:就罚你,只能尝到着一点点甜味。

虐什么虐,他们就该好好谈恋爱啊啊啊啊!

【胡乱分析】关于PV

看的时候有点方啊,
洛洛的眼睛在告别的时候是金色的,但是在其它地方都是蓝色的。
老李的能力应该是时间停止,但是却看见了未来,是不是和白警官的一样,能力突破或者失控。
最后求别虐……
放过老李。

【ALL言】关于怀孕

占TAG致歉
突然觉得孕期的怼怼很棒啊!
平时英气逼人的冲裁大人因为怀了宝宝有点傻乎乎的,会犯低级错误,被伴侣调笑了还气呼呼的,脸都红了,哄好久才能消气。
经常穿的西服换成柔软洁白的毛衣,穿的松松垮垮的,让人看起来小很多,而且特别粘人,喜欢口是心非的等你蹭过去抱抱他,你要是故意冷落,还会在犹豫一会儿后挣扎着自己跑过去,把脸埋在伴侣胸口。
会一个人的时候晒太阳,悄悄自己摸着肚子笑的温柔腼腆,和宝宝絮絮叨叨说好多好多,说自己有多期待他出生,有多喜欢自己的伴侣,
在发现被另一半看了好久之后会红爆脸,然后害羞的把脸埋在抱枕里,把自己团起来。
哦,对了,因为某些原因身上还会有一股奶香味,所以整个人就真的变成李甜甜啦!

【恋与】所谓来生

大家好!这里是渣文笔的新人,不定期失踪,有着巨大OOC的BUFF。
文题不符,希望夫人们不要嫌弃(๑•̀ㅂ•́)و✧
内含许教授和李先生。
由PV引发的辣鸡段子。
注意!你不是悠然!(敲黑板)
在叫来我的大宝贝! @世界都是假的你也是.
——————————————————————————————
许墨

你自诩见过你先生的所有,
在实验台前一丝不苟,露出肌肉线条流畅的小臂的模样,
在醉酒后紫色瞳孔迷迷离离盛满了你微红脸庞的温柔模样,
为你在宴会上挡下不怀好意递来的酒杯的,有礼中掺七分愠怒的模样,
在晨间细细吻过你颈脖,声音沙哑却不掩饰爱意的样子。
你熟知他人前的温柔疏离,也明了他人后的脆弱单薄,
但是你无比清楚的明白,
你爱他,哪怕万劫不复,粉身碎骨。
只是你不知道你会看见这样的许墨。
白天笑的清浅的教授逆着月光站在天台上,黑色的风衣在风中猎猎作响。
你对上他的眸子,
那是极北的雪原,没有开花,也没有阳光,只有顺着他好看额角所蜿蜒的血液一样刺骨的寒凉。
你看见他挑起一个没有温度的笑,
你听见你熟悉到极致的声音说:
你怕吗?
你几乎要笑出来。
怕,怎么不怕?谁家先生会大半夜带着一声伤与血腥气归家?
于是你准确的抓住他眼里一闪而过的脆弱与痛楚,在他自嘲的话语出口前,大步向前,扯过他的衣领,让一切一吻缄封。
你几乎是撕咬着他的嘴唇,感受着他的手臂由僵硬变得柔顺,再次将你搂紧。
你终于放过他流血的唇瓣,舔去嘴角的银丝挑衅的看着他,几乎是喊着开口:
   我怕,怕你离开,怕你受伤,怕我无法给你带来色彩,怕你厌倦我,怕你哪天流离失所横死街头,
  最怕的就是你不爱我。
说到最后你几乎是在呜咽,凶巴巴的看着他错愕的脸,赌气般的别过头。
良久良久,你被他拥入怀中,耳边最后还是传来他重归润朗的声音,
你的教授说:
有你所在之处,便是我的归路。

李泽言

你曾是相当自卑的。
不为别的,就为这个佳人在怀还坐怀不乱的工作狂魔。
交往已经有一年之久了,李泽言这人的傲娇与变扭你都毫不犹豫甚至是乐在其中的接受了,你乖的要命,他也将你宠的很好,在外人眼里你们也是相当般配的佳侣。
只是你知道你在怕,
有着相当高工作能力与情商和人脉的你,
可以和他并肩的你在怕。
不为别的,为的是曾经让李泽言将心都乐意挖出献上的女孩子,
名唤悠然的制作人姑娘。
你见过他,不得不说是个出落的好看的女孩,水灵灵的,娇弱善良,是所有人都不会讨厌的类型。
何况她救过李泽言。
你明白,后天的能力都可以培养,但是错过的时间是无法弥补的。
你贪恋的描摹着他好看的侧脸,不自知的苦笑着,连他微微皱眉看向你都没发现。
直到被他护着后脑囚禁在沙发与他手臂之间你才意识到什么。
李泽言只是不善表达,但他是金融的帝王,不是傻子。
他不悦的看着你的躲闪,猜着你的心思也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怎么这么精明的你在这种事上蠢得和后山一次次找车撞的小狐狸一样?
他微微俯下身,温热的呼吸洒在你的脸颊,不容置疑的,你对上他的眸子,
里面满是隐藏的柔软。
恍惚中,他吻了你的唇,红酒与古龙水的气息悄悄蔓延,依附在你红透了的脸上,
你听见恋人满意的带了笑意的声音低沉好听的响起,你的手被他按上他的左侧胸口
不苟言笑的国王对他温柔内敛的皇后说:
不管你在想什么,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
这里,肋骨间在往里三寸的位置里,全是你。
也只会有你。

【凹凸乙女】在众人前假分手

@崩坏世界第一戏精 
点文还
依旧Ooc 渣文笔
当在众人面前假分手 会有如何的结局呢?
内有 雷 安 瑞 鬼狐

雷狮

紫色的发丝闪动着电光
眸里的少年气宇轩昂
他说
喂 我们分手
周围的人嗤笑着看着你期待一场好戏
你不屑笑回去
贴近雷狮
哦 分手 是吗
他扬眉笑笑
当然
你点头
我答应
他忽然搂住你的腰
那么 现在我要问你
海盗夫人和雷王星三王妃
你选哪一个


安迷修

你看着面前面带难色的骑士和他犹豫的神色
还有身后躲着的狐朋狗友 装作不知道他们的计划
面无表情的憋笑着
那么 小姐 我们分手吧
骑士的声音有些颤抖和紧张
这是有多怕失去你啊。
哎 骑士不是对爱至死不渝吗?
你有意为难他 装出一副受伤而震惊的表情
装作没看到单膝下跪的他手捧的钻戒与玫瑰

格瑞

其实如果不是凯利告诉你这只是一个游戏 你会以为是真的
你苦笑着想
白是你告的 粘他的也是你 让他受伤的也是你
在这种大赛 说难听点
你只是一个负担
你没事?
格瑞不知道何时坐在你身边
有些担忧的绛紫色眸子指着你
啊 没事 我不过是想 我们分开算了
我不想一直拖累你 也不想有一天看到你为了护我死去
更不想有一天 你遇到更好的人抛弃我啊……
就算是自私的想法 你也一一吐露
良久 你听到一声叹息

傻瓜 在我身边在我心里的 只会是你啊

鬼狐天冲

你那么清楚这场大赛是什么样的残忍
你也知道身边的人会一日日离开
但你想
你会护着鬼狐 让他走上加冕的道路
所以你怎么也没料到
他替你挡下烈斩
笑的一如既往
呐 我爱你 我们分手吧
你看着他一点点散在你面前 他的暖一点点从你身上散去
啊 真是残忍的分手

【凹凸乙女】如何让他吃下他讨厌的食物

点文还梗


内有雷 安 瑞 帕

依旧手机码字 婴儿文笔

Ps 氧化钙化学式CaO 你懂的

雷狮

众所周知的是我们伟大的海盗先生喜欢撸串啤酒还有你
鲜为人知的是
海盗先生讨厌苦瓜 对其恨之入骨 比讨厌安迷修还讨厌
不过很可惜 他的夫人非常喜欢搞事作死
比如现在
你跨坐在雷狮大腿上 左手抚着他紧绷着肌肉的胸口
带着初见时明快却有些欠氧化钙的笑容
右手夹着一片冒着热气的苦瓜向雷狮逼近
雷狮:一瞬间 我看见当年逼我相亲的父王…
你声音里都是笑意 说出预谋已久的台词
来 雷狮狮 吃了这片苦瓜 我就是你的人啦!
意料之中的 雷狮不为所动 紫色的眸子里依然平静一片
你无奈叹了口气 瞬间怀疑自己的魅力 考虑着男友是否是个不举
让后将苦瓜塞入口中
于是下一秒铺天盖地的吻袭来
啊 本大爷是讨厌苦瓜 但是呢 如果是夫人口中的就另当别论了啊

安迷修

你笑眯眯的夹着一口苦菊逼近
安迷修用掺了无奈的绿眼睛望着你
摇头宠溺的笑笑一口咽下
啊 小姐 我说了 骑士对爱至死不渝




对 我就偏心雷总 略略略


一世安眠2

内有雷 安 瑞 嘉

大概是刀子吗?

猜啊


雷狮

当雷狮的狂雷刺穿你的身体时
你正在挑选着你们婚礼的嫁衣
真可笑
你嘲笑着自己的天真与愚蠢却又质疑着他的背叛

那梦中无数次出现的婚礼啊
洁白的鸽子 巧笑着的孩子 他亲手选的捧花
为你挽着发髻的凯利 舍不得你嫁出的艾比
那人不羁中掺了千分温柔的凝视
还有一句我爱你
十指相扣 发丝相连 举案齐眉
一切都化为泡影
你颤抖着发出无声的质问 血沫与碎骨从你唇角流出 沾染了饱满的唇
一切却在看到他身边掩嘴而笑露出胜者姿态的女子的时候瞬时明了
不甘 愤恨 悲苦
却终是没有泪水流出
你淡漠笑了
合上双眼
恍惚中有人扶过你的头顶
晚安孩子 祝你一世安眠



腊鸡Lof老是屏蔽我

一世安眠 1

安迷修

你知道骑士为人 心怀苍生
知道他属于你 会为你的咖啡填上好看的雕花
会在早晨给你一个浅浅的吻
先唤你一声小姐
再唤你一声夫人
但是你啊
怎么也没想到
染血的白色衬衫 折断的凝晶流焱
那个最爱的笑会成为你一生的梦魇
你也没猜到 他最后吻了你
用一生换你安全
你将元力武器刺入自己心脏
牵过他的手
晚安 傻骑士
祝我们
一世安眠